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斗天狂徒 > 无题

无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谓不惨,不但双手被陈半山打断,而且最后那一脚,脊梁骨也被陈半山一脚给踢断,血洒长空,落到叶落涯父亲面前,当场昏死过去。不但对叶落涯残忍,而且对叶落涯的父亲对圣天宗宗主都大不敬。      这一下,简直是天怒人怨,每一个人看陈半山都不爽,第个人都有有脾气的。      “杀人狂魔,今天你必死!”      当即,叶落涯的父亲忍不下去,大吼出来,顿时之下,几名先天之境的人就飞上了比武台,要当场击杀陈半山。然而主持人一掌拍出,顿时就把那几名先天之境的人物拍退了回去,道:“圣地的比赛还在继续,谁敢胡来?”      这——      所有人都微微一愣,看来比赛不结束,怕是没人敢动杀人狂魔了,那万一人被圣地选中了呢?      这个时候,圣天宗宗主道:“此子乃魔宗人物,想来荣长老也是不会将他招入圣地,不然无法向天下人交待,既然还在比赛,就让他比完吧,比赛结束,就是他的死期。”      圣天宗宗主怕陈半山被招入圣地,那这口恶气就没地方出了,此时这般说,那是打了一针预防针,果然,荣长老听了之后,没有发言。      这时京都学院候赛区,叶孤星道:“魔宗贼子,手段残忍,比赛结束,我第一个取他的狗命。”      陈半山微微一愣,看向叶孤星,突然竖起中指来,道:“我干!”      “玛的!”叶孤星大不爽。      “狂妄!比赛结束,击杀杀人狂魔,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我也参加!”      一时间,不少人义愤填膺,纷纷扬言要击杀陈半山。      陈半山才不管,陈半山对叶孤星也是不爽,不知道到时候知道自己没有死之后他会有什么反应。      看到这个阵势,陈半山回到候赛区时,三蛮子皱眉问道:“你确定今天我们会没事吗?”      陈半山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哦!”虽说陈半山似乎真不怕,不过三蛮子还是很担心。      第六轮第一场结束,进行第二场的抽签,这一抽,三蛮子被抽了出来,紧接着,慕容傲雪被抽了出来。这一场,三蛮子对战慕容傲雪。      三蛮子微微一愣,说实话,他最怕遇到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陈半山,另一个就是慕容傲雪,如今遇到上慕容傲雪,三蛮子也是有些凝重,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慕容傲雪。而慕容傲雪,却是有无敌的信念,不管遇倒谁,她都无所谓。      二人上了台,三蛮子活动活动了筋骨,不管如何,全力以赴就行。      开始命令一下达,三蛮子整个人爆发出一阵杀戮之气,挥动着拳头轰杀过去,像一头凶兽,十分野蛮。而慕容傲雪也不逊色,当下释放纯之力,抵抗杀戮之力的同时也是握拳轰杀了过来。      野蛮的拳头对了秀拳,却是强强相遇,慕容傲雪动起真格的来,也是十凶狠,十分果断。必竟慕容傲雪是有野心的人,肯定有一颗强大的心,当初苏赢一度认为慕容傲雪有成为一代枭雄的潜质,出手也是风行雷厉。      二人身影不停地闪动,拳头不停地对轰,一道道沉闷的对撞声实实地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      三蛮子一柄杀戮大刀凝聚在手,猛然砍了过来,这一刀,杀戮这力破尽一切,而慕容傲雪一柄之剑斩了过来,这一斩,斩尽天下。强强相击,二人纷纷一震,各自倒退开去。      这只是小小的预热一下,接下来才是动真格的。      三蛮子绾诀出手,一片血色涌起,一片杀戮再现,他化身一尊杀戮之神,带着这片杀戮双拳轰出。而慕容傲雪一掌拍来,顿时之间,她化身一只凤凰,朝三蛮子冲击而来。      杀戮之神和凤凰对撞,顿时暴走,母气四面八方地喷散开去,翻腾不已。      二人都很强,而且似乎旗鼓相当,一时间看不出二人的谁强谁弱。      “啊!!!”      三蛮子大吼,整个人一跃而起,人在空中,血色满天,杀戮连连,他在空中绾诀捏印,顿时之间,整个杀戮的场景被他凝聚成一条大龙,而三蛮子就是龙头,大龙咆哮,在空中翻腾一圈,而后排山倒海地府冲下来,杀戮之力升级,力量不停地飙升,连比武台都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威力太过强大,这一击,超强。      慕容傲雪也是战意大起,纯之力不停地不停地涌出,像一道水柱一样一发冲天,慕容傲雪迎着三蛮子冲向天空,水柱在旋转,带起阵阵狂风,绞杀万物,而后一点一点地将杀戮大龙包裹,不断地绞杀,不断地磨灭,然而大龙冲击太强,杀戮太强,冲击着水柱。      在大龙和水柱的冲击之中,慕容傲雪和三蛮子在空中对了一掌,这一击,直接爆炸开来,巨大的能量喷发,二人双双翻飞,暴走的能量把二人冲击有空中不停地翻腾。      二人都是十分凶狠那一类,在空中翻腾的同时,又交手好几下,在翻腾的能量之中大战,整个比武台被巨大的能量不停地冲击着,只看到二人在能量之中闪来去闪去,二人每交手一次,便有一次爆炸炸响,太过狂野。<>      “太牛*了!”      “太劲爆了!”      最终二人再次退开,慕容傲雪手捏莲花指,轻咤一声:“斩!”      顿时之下,一切的纯之力和母气迅速凝聚最后化作一个人,此人手中握剑,冲向三蛮子,斩!一剑斩了过来。      “杀!”      三蛮子也同样凝聚出一人,此人太过恐怖,全身流淌着血水,杀!      两个栩栩如生的人一斩一杀,这一下,这个世界不平静了,前所未有的烽炸,能量冲天,慕容傲雪和三蛮子再次翻飞。      慕容傲雪落在比武台上,身子不停地往后飘,飘出却十几丈远,而三蛮子落地之后一连十几个后空翻把受的冲击之力缓冲掉之后这才稳住身子。      “好强啊!三蛮子居然能和慕容傲雪争锋!”      “是啊!这三蛮子好强,慕容傲雪可是天才榜第二啊,真是高手在民间。”      “杀!!!”      一番大战,三蛮子进入暴走的状态,整个人朝慕容傲雪奔跑而去,他每迈出一步,整个人的气息就强大一分,杀戮之力强大一分,跑着跑着,三蛮子整个人消失了,他化身一柄杀戮之剑,真的化身成了一柄剑,剑十分清晰,还能看到剑身上有杀戮的刻纹,而这柄剑,是真正的杀戮之剑,暴发出万丈锋芒,似乎没要杀尽一切。      慕容傲雪也是凝重,不停地飞退,快速绾诀捏印,顿时之间,一串串绿色的符纹飞出,这些符纹由之力凝结而成,不但具有之力而且还有符纹本身的神秘之力,符纹飞出,不停地飞向杀戮之剑,最后将杀戮之剑全部包裹。      “定!”      慕容傲雪轻咤一声,顿时就把杀戮之剑定在了半空。      “破!”      绿色的符纹之中,响起了三蛮子的大吼声。顿时之下,血色光芒渗过符纹,s了出来,杀戮之力也冲了出来,要刺破符纹。      “现身!”      慕容傲雪也是大吼一声,纯之力大力加持,便看到那些符纹发亮,缜密地连接在一起,顿时之下,血色的光芒消失,杀戮之力也没能再渗出来。而符纹之中,三蛮子被符纹之力侵蚀,最后承受不住,慢慢地化出了真身。      “认输吧!”慕容傲雪道。      “做梦!”三蛮子大吼,轰隆一地声,发生了大爆炸,杀戮之力爆炸开来,符纹爆散,慕容傲雪被震得连连后退,呼吸急促。而三蛮子也冲了出来。      “呸!”      三蛮子受伤不轻,吐了一口血,又朝慕容傲雪冲来,不可谓不野蛮。      “结束吧!”      三蛮子一愣,慕容傲雪居然消失了,待慕容傲雪出现,已经在自己面前。      “我擦!!”      三蛮子毫不犹豫地双拳轰出,和慕容傲雪对了一击。慕容傲雪倒翻开去,而三蛮子连连后退,踉踉跄跄。      三蛮子太猛了,虽落败相,但却依然不败。      “哼!看你能撑几时?”慕容傲雪发怒,要出大杀招了。      “等等!”      这个时候,三蛮子止住了慕容傲雪:“唉哟我草,不行了,打不过你,老子认输。”      三蛮子手段用尽,而且受了伤,知道再战下去拖都得被慕容傲雪拖死,虽然还想战,但心有余力不足,只好认输。      三蛮子认输,这一场结束,慕容傲雪晋级第七轮,进入最后的决战。      接下来,只剩下两人,不用抽签,云中易对战澹景沂。      之前江南学院挑战京都学院,澹景沂和唐白虎打成了平手,相比之下,要弱于去中易,如今,澹景沂练成了九阳秘笈,而且他的火母气克制云中易的金母气,所以他有信心与云中易一战。      二人上了比武台,开始命令下达。云中易有些凝重,自己金属性母气被澹景沂的火属性母气克制,这有些棘手。虽然棘手,不得不战。      金母气涌动,云中易一剑在手,一套剑诀施展,剑剑生花,顿时之下,几道闪电一样的金之力劈向澹景沂,澹景沂大手一挥,一只金乌飞出,那闪电劈在金乌身上,全部被熔化掉。      这小小的试探,云中易微微一愣,澹景沂果然今非昔比。      “接我这一招吧!!”      澹景沂说着,直接把自己最强大的一击施展了出来,熊熊大火淹没整个比武台,九只金乌飞出,顿时之下,云中易就受了不,运气母气抵抗,却是不行,金母气在金乌释放的太阳火精之下在慢慢地熔化掉。      云中易不得不收起母气属性,云中易母气在体内运行,他的手上,没有金母气所化的剑,而他闭上了眼睛,手中无剑,他却施展剑诀。云中易在流汗水,快要承受不住,他不得不加速,渐渐地,一阵剑意油然而生。      剑意和杀意一样,是一种无形的东西,然而他却真实地存在,只是在于你能不能用他。剑意越来越强,越来越让人震惊,那是一道惊天的剑意。      “天啊!好强大的剑意!”      “这云中易好牛*的说!”      “是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剑意?”      剑意太多,如大河一般快要决堤,而这一刻,云中易猛然挥出,如开闸泄洪一般,汹涌的剑意冲出,剑意破空而去,一切不可阻挡,剑意,不被火之力克制,只有能量上的对撞。      剑意一冲而过,金乌受到剑意冲击,嘣嘣嘣嘣地接连九声大爆炸,剑意太强,斩掉金乌,无声无息地袭了过来。澹景沂大惊,连连后退,最后实在不行,跳了下比武台,这才逃过剑意的袭击。      云中易,已经是大汗淋*漓,整个人十分不好受,呼吸间,呼出的气都十分滚烫,可想而之,刚才承受到多么严重煎熬,估计要是澹景沂再撑一会儿,他就撑不住了。但不管如何,澹景沂认输了,云中易晋级最后的决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