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他从地狱来 > 第九十八章 我的身体!

第九十八章 我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幕,超出了唐诗的理解范围,因为她之前并不知道,身体,居然还可以再进行第二次选择。
  
  她和梁川,都是自地狱里归来的恶魔,而他们现在的身体,则全都不是原本的本人。
  
  梁川上一世是邪教头子,归来后进入了这个叫做“梁川”的人的身体,等于是灵魂还是他,但肉身已经变了。
  
  回到蓉城时,是因为这个“梁川”本就是吴大海的发小,最后才在顺水推舟之下当了吴大海的警局顾问;
  
  至于月城,第一次见面时她并没有认出梁川,反而是在冥店里被梁川的拷问和呵斥之下,她“认”出了梁川的身份。
  
  因为她坚信自己的导师并没有死,再加上她和导师的关系很深厚,才看穿了“皮囊”,找寻到了本质真相,你不能说是月城太聪明而吴大海太蠢,毕竟月城是那种梁川说要吃人她就马上准备锅碗瓢盆的铁杆迷妹。
  
  孙晓强当初第一次见到梁川时,曾说过梁川的真容很恐怖,那是受尽地狱折磨后的真实模样,而不是现在示人的模样,也就是说,孙晓强曾看到过梁川真正的“灵魂模样”。
  
  老道当初开滴滴车时,将符纸贴在了唐诗的身上,也看见了一张恐怖的脸,这也是属于唐诗真实模样。
  
  他们还是他们,但他们又不是他们,他们拥有了新的肉身,新的身份,虽然融入了社会生活之中,但在一些地方,还是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眼下,梁川和凶手身体的变化,让唐诗内心深处掀起惊涛骇浪。
  
  他们是来自地狱的脱逃者,他们没有组织,甚至除了彼此,再加上那只和他们还是有不同之处的普洱,他们并没有其他同伴。
  
  对于自己的力量,对于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定位,他们还处于摸索之中,就像是一座金矿,他们是第一批开采者,到底里面会采集到什么,谁都不清楚。
  
  能换身体?
  
  这是唐诗之前想都没想过的,
  
  眼下,
  
  她甚至在思考,既然梁川可以换身体,那么,她呢?她也能再换么?
  
  还是……只有梁川这种特殊能力才能以这种方式去鹊巢鸠占?
  
  “你想要……和他换身体?”
  
  这是唐诗问梁川的问题。
  
  在她想来,梁川有足够做这种事的动机,他们二人虽然一起睡了一个多月,但真正交流的次数并不多,梁川也没有真的开始尝试从唐诗口中套取什么秘密,也因此,唐诗并不清楚,梁川其实也仅仅是……机缘巧合之下,莫名其妙地形成了这样子的一种局面。
  
  也因此,在唐诗看来,梁川应该是厌弃了他原本的孱弱身体,想要换一具更好的。
  
  甚至,包括梁川莫名其妙地以普洱做威胁让自己来帮他杀人,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他看重了凶手的身体!
  
  一个前特种兵的身体,
  
  绝对超出了梁川现有身体太多太多!
  
  然而,唐诗是想错了。
  
  “你是不是……傻?”
  
  凶手抬起头,瞥了一眼唐诗,说话的语气,则是梁川一贯的口吻。
  
  可能是站的角度不同,所以看事情的方向也不同。
  
  对于梁川来说,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去换身体这件事,他只是竭尽全力去对凶手进行意识上的压制,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就进入到了凶手的意识之中,
  
  乃至于,
  
  控制住了凶手的身体。
  
  但梁川现在没有丝毫的愉快体验,更没有窃喜的情绪。
  
  是的,
  
  他原本的身体很破,
  
  很差劲,
  
  甚至可以用“非常差劲”来形容,跟古代穿着长衫喜欢没事做咳嗽一下手绢上都带血的病痨鬼书生一样。
  
  但现在这具凶手身体是什么样子?
  
  现在这具身体的伤势,虽然很重,但可以修养回来,腿部腹部的伤都能治疗,右臂也能重新接回去,即使右臂出现了些许问题,这具身体修养调理之下,在身体素质上,也绝对完爆自己以前的身体。
  
  但关键在于,
  
  如果现在就换身体,等于是主动放弃了自己之前半年所经营下的人际关系网,放弃了自己之前的生活,孙晓强和老道以及月城那里倒没关系,他们都能理解,也能接受,但其他人呢?
  
  而且,这具身体的主人如果是一个隐姓埋名的家伙就不说了,关键这家伙在城市里疯狂杀人,而且缺心眼一样肆意地留下指纹以及dna线索,包括……照片!
  
  自己要这具身体做什么?
  
  还得继续亡命天涯?
  
  甚至,自己能否逃出这片被封锁的区域都难说,哪怕最后逃出去了,自己也将成为下水道里的老鼠,无法再见到阳光。
  
  梁川可是很喜欢坐在街上,悠哉悠哉地晒太阳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梁川有洁癖,很深刻的洁癖,他现在占据着这具身体,感知着身体的情况,
  
  他的肌肉,
  
  他的痛感,
  
  他的疲乏,
  
  等等情绪,全都汇集到梁川自己的意识之中,
  
  同时,
  
  还能感受到下面那个东西的大小和长短。
  
  这对于梁川来说,就像是让一个有着深度洁癖的人跳入了粪坑里,简直就是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酷刑!
  
  无论是从实际上还是从感性上,
  
  梁川都不可能允许自己入主这具身体。
  
  但问题来了,
  
  自己该如何退回去?
  
  唐诗看见了梁川眼里的厌烦和挣扎,她很聪明,在此时,她也终于明白了梁川的倾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