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第五百三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人正寂静燃烧的恢弘大殿内,老者的背影佝偻萧瑟。
  
  他缓缓抬首,将手中棉芯弹掉。
  
  同时看了眼手上的灰色烟袋,袋口正有些耀眼的光晕往外冒。
  
  还在尝试定位救人?呵,手段术法倒是了得,当面的话,老夫肯定得跑,但现在隔这么远,又有这厉害宝物在……哼,也不知道这个小畜生怎么有这么多大能修士护道……
  
  老人心里冷笑连连,另一只手捏决,朝这只今日收容了不少东西的灰色烟袋一点。
  
  顿时间,烟袋身上一阵灰色光晕大盛,袋口重新封闭的严严实实。
  
  某些动静顿时被压下了。
  
  而此刻的龙棺前,除了一道道痛苦嘶吼声外,那一道静默跳动燃烧的“烛焰”中,还不时的有肉烤熟的噼里啪啦声响起。
  
  很快,就有一阵十分浓郁的肉香味飘荡在空气难以流通的大殿内,熟肉香似乎还夹杂了些调味的香料,肉香愈发美味了。
  
  秦简夫闭目,轻轻昂首,深呼吸了一口气。
  
  同时,他耳畔还在仔细倾听品味着那些美妙的“声响”。
  
  这才是复仇的正确打开方式。
  
  滋味美妙成瘾。
  
  今日,折腾了这么久,他终于好好的享受到了。
  
  就在这时。
  
  可能是龙棺内漏出的秋风秋气多了些,也可能是某个复仇的老者不想要某人死的太快。
  
  还有可能是某人身上已经碳黑一片没有太多血肉可以奉献肉香的了。
  
  赵戎身上灼热的烈焰剧烈摇摆晃动了一阵,然后渐小,最后缓缓熄灭了。
  
  他地上翻滚着,如野兽般咬牙鼓腮,死死憋声。
  
  火焰虽然熄灭,然而这深入骨髓、让人咬碎牙齿的痛苦却依旧如附骨之疽。
  
  赵戎脸庞模糊,牙齿都烧黑了大半,捂脸的手也似乎已经粘在了脸上,血肉烧融,凝固在了一起。
  
  此前,他因为痛苦的蹬脚,踢到了几脚旁边的龙棺,导致身子有一小半越出了血色六芒星,剑鞘也被挤落到了六芒星外。
  
  甚至因此,还将六芒星的血线给抹的模糊了些。
  
  这一切,无不宣告着大殿中央地上这个奇异图案的虚有其表和无用。
  
  空城计彻底宣告破产。
  
  秦简夫睁开眼,瞥了眼地上他的‘杰作’。
  
  独臂儒生一手捂脸,身子挣扎扭曲,呻吟声痛苦。
  
  老者手捧灰色烟袋,平静抬脚,迈过血色六芒星,走到赵戎身边,抬起一只脚,‘砰’的一声,踩压在后者黑炭似的侧脑门上。
  
  他微微弯腰,平静敛目,垂视这个断臂毁容的年轻儒生:
  
  “你这模样,就算放你回去,那些牵挂的佳人红颜们见到后能接受吗?呵……”
  
  毁容老儒生嘴角牵起些弧度。
  
  皮笑肉也笑。
  
  “现在,我们都是丧家之犬了。”
  
  地上,漆黑如碳的男子被老者踩住脑袋,烧的乌黑的牙齿死死咬合。
  
  他用力咽下喉咙内忍不住外溢的呻吟,嘴唇被烧的辨别不出,此时却颤动了一下。
  
  似乎是在说着些什么。
  
  低语的赵戎胳膊肘撑地,欲用力昂头,但却被毁容老儒生死死踩着。
  
  他脑袋无法动弹丝毫,一双流着黑血的眼眸低垂了些,像两颗暗淡干涩的星辰。
  
  秦简夫居高临下注视着这个不成人样的男子。
  
  脚改踩为挑。
  
  老人的脚尖挑起他的下巴,然后低了低头,平静端详起下面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嗯,或者说已经是一团血肉疙瘩了,之前捂脸的手都被粘黏在了里面。
  
  独臂儒生脸部,唯剩下一双暗淡星辰似的眼眸,正布满血丝。
  
  眼皮子也像两片薄薄的煤碳耷拉着。
  
  此时,他下巴被一只脚挑起,却仰头呆看着大殿镶嵌满夜明珠的天花板,没有去看上方俯视而来的老者。
  
  独臂儒生望天,嘴里呢喃。
  
  秦简夫侧了下头,似是想要竖耳听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独臂儒生又轻念了一个单音节字,然后默然的撕下了‘脸上的手’,手掌上,黑的红的白的模糊掺合一片,其中的五指颤抖着拢成一只拳头,抬起。
  
  朝秦简夫的脸缓缓锤去。
  
  老人脸上笑意消散。
  
  期待某人在死前求饶的他点了点头。
  
  然后枯手抓住了这只速度缓慢到可笑的拳头,将赵戎的中指随意一撇。
  
  彻底折断了。
  
  断指连着皮,耷拉在手背上。
  
  他再也握不成拳了。
  
  某座心湖旁,有一个紫衣剑灵不顾形象的抱膝坐在湖旁,它没有去看外面的惨烈景象,而又惑又默的凝着眉,注视着某人的心湖。
  
  心湖水面,与那痛苦死亡之色分庭抗争的,依旧是那一道让紫衣剑灵觉得很美的‘冷静色彩’。
  
  它突然觉得,就算很大可能马上要陪着这个不理它的渣男剑主一起彻底死翘翘,但是死前能看见这么一座好看且有趣的心湖,似乎也不太亏。
  
  紫衣剑灵伸出根手指,似是撩了撩鬓畔的一缕发丝,然后眸光下垂,缓缓落在了心湖水面下的一尾玄青琉璃色龙鲤上,它有些好奇的看着正在某一条警戒线上方盘绕的龙鲤……
  
  大殿内,某个毁容的独臂儒生两片嘴唇颤了颤,好像又是吐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字。
  
  秦简夫这一回好像是听清楚了一些,他眼皮抬了抬,下一秒,‘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声响,赵戎仰头倒飞出去,身子翻滚数下,被大殿东南角的一只三足大鼎挡住去势。
  
  一脚踢远独臂儒生的毁容老儒生微微皱眉,左右四望。
  
  “八?”
  
  这奄奄一息的独臂儒生刚刚嘴里呢喃的单音节字好像是‘八’。
  
  这是在……
  
  秦简夫如鹰般的浑浊眼睛一扫空荡荡的大殿,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警惕,一道美妙悦耳的歌声骤起于大殿内。
  
  或者说。
  
  只是起于他一人耳畔。
  
  今日,重回金丹境的老者听到了鲸歌。
  
  “……九……十。”
  
  大殿内,有早已听到歌声的扶摇境儒生呢喃一句,只不过这一次,秦简夫却是没空听见。
  
  他蓦然低头,睁眼看手,面容惊恐的发现灵气修为彻底消失了!
  
  为他源源不断提供澎湃强大灵力的四品金丹,像是一只被死死掐住脖子的旱鸭,再也呼唤不出那响亮的嗓子,断声窒息。
  
  是鲸歌琥珀,在大离寒京某个熬夜补课的夜晚芊儿顺手送给赵戎防身的北海神异迷香,再强大的金丹境修士也撑不过十息!
  
  某座心湖旁,正抱膝的紫衣剑灵猛然起身,脸!是脸!原来赵戎之前精神昏昏欲睡,极力强撑!原来他是提前把鲸歌琥珀抹在了脸上!然后故意激怒秦简夫,明里暗里引导老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烈焰毁他容!随后脸上混着血污的鲸歌琥珀被点燃,随着赵戎被烤熟的肉香一起,让秦简夫在最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吸入鼻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